CBA篮球联赛44条标准门槛阶梯 像一个游戏规则

特约记者小白北京报道 张雄接过话筒的那一瞬间,与会者才开始精神一振——因为经营开发部主任张雄将要宣读“准入制”,张雄发言29分钟,共讲31条硬性标准,13条软性标准,共44条。

1月5日,在小汤山的九华山庄15区会议楼内,CBA14支参赛俱乐部的总经理和董事长们西服笔挺,但他们看起来有点“闷”,上午从8点半到12点大部分时间都在听枯燥的“北极星”计划,只有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脸上始终荡漾微笑,看起来踌躇满志。

“就像持久战那样,感觉有点累。”冲出会议室,一位老总这样说。透透新鲜空气,中午的时候,大家胃口也都挺好。到了下午,北京突然就下起了2005年的第一场雪,然而小汤山却没有。“哦?下雪了?我们这怎么看不到?”几个从南方过来的老总没见过真正的雪,都争着将脑袋往窗外探去。李元伟从下榻的6区来到了会议楼看此景,笑了笑,道:“下午的这个才是真的了。”老总们纷纷将头缩了回来,他们明白,持久战序幕才刚刚开始。

严晓明只用18分钟就讲完了下赛季CBA商务推广模式设想。“下面请张雄为我们介绍‘准入制’,”思索了片刻,李元伟又补充上一句:“我想强调一下,今天的标准只是提出供各俱乐部讨论的,并不是要特意排挤出某些球队。”

张雄主任如同在上一堂电脑制作课,不断地放幻灯片,不断地读条例,昏暗的灯光下,所有的人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然而暗流涌动。

下赛季,球队将从今年的14支“瘦身”为12支,而且还有被停赛的北京奥神和CBL亚军广东东莞,16个和尚抢12碗粥。为了让各俱乐部就打分制度有更客观的认识,篮协还制作出了一张模拟排名表,奥神、浙江、福建和东莞排在最后4位。

“我真的要去跳黄河了。”浙江万马老总王志刚一出门就叹气道,成绩不好,球市不好,俱乐部又不拥有独立的产权、训练基地和球馆……“我们一路走来也不容易,大家都为CBA培育出了不错的市场,现在一下子要裁掉我们,叫人怎么接受得了?”几家“危险户”俱乐部的老总都跟在后面附和。

私下里话虽如此,但在记者会后所做的采访中,没有一家俱乐部对“准入制”提出否定意见,当然对个别条款有不同见解,比如押金600万,比如到底是保留12支还是14支球队。不过大家对“准入制”都出奇一致地表示拥护。

1996年,各球队在一夜之间突然改头换面,换上了“俱乐部”的新装,但“换汤不换药”也好“挂羊头卖狗肉”也好,CBA9年来已经让他们收获了经验一箩筐,当然也有辛酸一箩筐,产权不明和市场开发等行为滞后让很多该赚的钱没有赚到,不该花的钱倒花了,所以,从上而下的一场大变革也是各俱乐部所需要的,何况,篮管中心这次已经把姿态放的如此之低,更承诺筹办CBA公司,篮协只做为管理机构出现。

“44条”更像是一个游戏规则,让有志于做好CBA市场的俱乐部进来,而挡住那些只是养支球队来玩,在球队行销上少做打算的球队——就好比最短的木片才能决定木桶的容量一样,那样会让整个联赛苦心积虑要构造的CBA品牌效益遭遇流失。很显然,没有人愿意这样。所以,大家都明白“44条”更像是阶梯而不是门槛,跨过来,会让CBA的每份子都能得到提升。

不过当然也有一些短期内难以逾越的鸿沟,比如“管办分离”,作为激进派代表人的东方俱乐部常务副总李耀民是支持的,他曾经就联合过几家俱乐部的老总在上海浦东注册过篮球公司,不过3个月后就宣告灭亡。但是就“俱乐部制度”这一条来说,除了广东宏远、新疆广汇和陕西盖天力以外,其他球队多多少少都存在着“拖泥带水”的情况。而像八一队这种不具备企业法人身份的球队必须“招亲”才可能继续留在CBA,不过好在八一队的成绩一直是中国篮球的一面旗帜,所以体工大队大队长朱家志气定神闲地说:“我就不相信有这个准入制后,就不让我们参赛了。”

“一切都还可以商量。”李元伟总是笑眯眯地说。所以各支球队都在等待机会,因为这次会议本来就是“务虚”,转机和变通也许就在不久后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