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扔自家球门摆乌龙更离谱盘点中国足球七个令人绝望的名场面??

在10月5日的中甲体育场,成都蓉城门将张一诺的手投球时,不小心把球扔进了自己家的大门。 那一年,我向日本门将南雄太直接表示敬意。 没想到,这个球可能是预定年度最意外的乌龙球。 张一诺的名字也和这个球一样,可能是让人发笑的动作所记得。

无论是国家队还是中国联赛,但在中国足球这样一个魔幻之地其实还有很多非常荒诞的“名场面”,代表队中充斥着各种职业和不可思议的事情。 今天我们来看看中国足球的“讽刺”名场。

“黑色三分钟”应该是中国国家足球队的第一个也是最恶毒的场面。从1989年到2021年最后时刻掉链子几乎成了国足的标准剧本,总是在关键时刻失球,既是运动员注意力不集中,也是运动员心理状态存在问题的表现。

1989年的中国足球代表队对1990年的意大利世界杯感到震惊。 当年中国足球代表队是亚洲强队,队中有贾秀全、唐尧东、柳海光、马林等实力选手。 前一阶段的中国国家足球队淘汰伊朗进入最后6强,如果在新加坡举行的最后阶段决赛中获得小组前两名,就可以进入意大利。

第一支中国国家足球队战胜了最强大的沙特阿拉伯,为这次预选赛开了个好头。 阿联酋中国国家队首先进球,只要保持比分直到比赛结束就取得两连胜,小组赛中先发制人,终场前5分钟高丰文换上董礼强,刚上场之后兴奋的董礼强连续两次带球失误,均被对手断下造成致命失误,在三分钟之内被对手连入两球,从此黑色三分钟成了国足噩梦。

4场比赛2胜2负后,只要弱队卡塔尔获胜就有胜算。 马林的进球让人们看到了胜利的希望。结果又是终场前三分钟又被对手连扳两球,错失出线良机,当时中国队距离意大利世界杯仅差三分钟。

此后中国队除了2002年因为日韩不参赛,又通过张吉龙的巧手避开了伊朗、沙特最终闯进世界杯,其余都沦为世界杯上的看客。1989年之后的2017年在俄罗斯世界杯最后阶段预选赛中,里皮临危上任带领国足主场胜韩国,客场平伊朗,靠着一波势如破竹的表现有望闯进世界杯附加赛。

在那场对阵叙利亚的比赛中,凭借着郜林的点球和吴曦的进球国足2:1领先叙利亚,当比赛来到了90分钟,只要国足拖延比赛就能获胜,结果武磊断球后带球前突,一脚高射炮给对手最后一攻的机会,然后一个任意球中国队将到手的三分变成了一分,让小组出线的形式更为被动。

1999年,中国足球乙级联赛最后阶段比赛在天津开打,小组赛结束后毅腾连铁和绵阳丰谷并列小组第二名,但只有一支球队能进入后续比赛,于是中国足协原联赛部主任郎效农想出来抽签定生死的方法,让两队代表分别选单双,然后各从0至9的数字中抽出一数相加,如果和是单数,那选“单”者获胜,如果和是双数,那选“双”者获胜。

抽签现场毅腾主教练王军将纸条交给郎效农后,郎效农不顾绵阳队总经理李海生在场,立即询问王军数字,王军答“9”,随即抽签的李海生也答道“我也是9”,正是依靠这个似是而非的9(也可能是6)绵阳队晋级。

2002年甲A联赛足协取消了依靠净胜球决定排名的规定,赛季结束后国安和深圳积分相同,足协吸取了当年的教训采用了扑克牌抽签定联赛亚军的方式,最终国安取得联赛亚军。

中国足协不仅制定规则容易疏漏,在理解规则上同样有问题,德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最后一场,赛前中国队落后科威特两个净胜球排名小组第二,但只有第一才能进入下一阶段,国足的对手是中国香港,对手的任务就是为国足胜利铺路刷够净胜球。

多少净胜球是够呢?直到比赛结束10多分钟足协的官员和教练都搞清楚规则。最终的结果中国7:0大胜中国香港,科威特6:1大胜马来西亚,两队积分、胜负关系、净胜球都一样,当时的足协副主席杨一鸣对观战的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信誓旦旦地说道:“两边净胜球一样要打附加赛。”

结果按照亚足联的规定要比进球数,最终科威特进球数比中国多一个,国足惨遭淘汰,那场“开卷考试”在可以“作弊”的情况下依然烤糊了。

2019年3月25日,中国杯季军战,中国迎战乌兹别克斯坦,开场仅3分钟韦世豪在明显失位的情况下一脚飞铲过去,直接一脚踹到了对手的脚踝。这是一个非常恶劣的动作,舒库罗夫直接被救护车送往医院。赛后的采访韦世豪谈到了这个铲球动作:“我觉得这个就是犯规,有10多分钟我们都没碰到皮球,想用战术犯规让比赛的节奏慢一点,比赛少不了这种碰撞,我也不是故意的。”这样的言论显然连国足内部都看不下去了后来韦世豪去医院看望了舒库罗夫。

半年后的国足与日本东亚杯比赛,最终结果是1:2中国队持续着对阵日本21年不胜的尴尬历史,但这场比赛中国队输球又输人,上半场姜志鹏在对抗中明显抬脚过高,正好一脚踢在了日本球员的头部,对手应声倒地!这一脚的动作非常大,几乎算是一个“武术”动作,姜志鹏在赛后为自己的动作辩解道说那个球他本来打算用脚弓停下来,是日本球员的头碰到他的脚,并不是他踹到对手的头。

2018年的中国杯比赛,国足0:6惨败给威尔士,本身两队的实力差距就大,大败也在情理之中,但王燊超的表现却被批评“业余球员都不如”,他在比赛中有三次明显的停球失误,一次在中场附近停球五米直接被对手打反击,一次中国队进攻在对手区外停球给了对手球权,一次面对队友的短传没停住球直接出界。

这样的表现确实对不起国脚的称号,而当时王燊超的年薪也超过700万人民币。国脚等级球员都基本功确实需要提升。赛后里皮说:“我有两个错误,一个是这次集训名单的球员选择,另一个就是本场比赛首发球员的选择。”显然他在暗示选错了王燊超。

2015年中超联赛辽足主场迎战重庆的比赛中,最终两队1:1战平但比赛中出现了可能是张一诺自摆乌龙前最致命的中国门将失误,那场比赛辽宁获得一个任意球随后快速发出,最后由丁海峰扳平比分,而当时的重庆力帆守门员隋维杰在面对对手射门时他正靠着门柱喝水,当进球完成时他还拿着矿泉水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2009年正是中国足协打黑最严的一年,这年的中甲联赛里诞生出了比自抛乌龙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比赛还有5分钟结束时,青岛海利丰的球员在中场往自家球员吊射。

当时青岛海利丰3:0领先四川智谷,比赛第85分钟队长杜斌上场传达老板杜允琪的指示,进一个或放一个,于是无心恋战的海利丰开始疯狂进攻,看出端倪的四川队随即退守本方半场不攻出来,眼看着时间越来越紧迫。

于是我们看到了足球历史上闻所未闻的“名场面”,青岛队球员开始“回传”准备自己攻破自家球门,为了完成任务只有自摆乌龙,杜斌做了个手势让守门员走出区,让出空间让队友“射门”,但连续尝试了三次证明了中国球员的基本功是真不行,他们一个吊射都没能进球,看着比赛情况不对主裁判提前终止了比赛,这场球并没有电视转播,但有球迷录下了这个名场面,伴随着球员的吊射还有球迷们一声声“海利丰,打假球”的呼喊。

这些让人惊诧的时刻有点是足协官员的决策失误,有的是球员技艺不精,还有的是经营者打假球。这其实也是中国足球发展不好的一个缩影,球员基本功差没有真正的明星球员,管理者只求急功近利,有时候的决策缺乏深思熟虑,球队的经营者为了眼前利益不惜违法牟利,各种各样的“骚操作”都有。这么多年国足或许有进步,但比起其他国家还是差得很远。

12强赛的两场比赛对阵澳大利亚和日本,可以说国足完全看不到赢的希望,而10月8日国足将迎战越南,这个必须得拿下的对手,祝福国足好运吧。要不然又有可能诞生一个名场面——“泰国输完就输越南,再输缅甸,接下来没人输了,脸都不要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