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孤勇者阿鲁纳非洲开出的乒乓玫瑰

没有教练、没有队医、没有后勤保障,34岁的尼日利亚选手阿鲁纳连克三位国乒选手晋级半决赛,直到3月31日对阵韩国选手林钟勋才停止了脚步。

如今世界排名第14的阿鲁纳,在WTT球星挑战赛上获得210积分后,有望将排名提升3位,再度创造非洲乒乓球员的历史最高排名。

这个挥舞着绿色球拍的尼日利亚老将,不仅是乒乓“荒漠”上开出的一朵绚烂的玫瑰,更成为了非洲乒乓的拓荒者。

半决赛对阵韩国选手林钟勋前,阿鲁纳就已经成为了WTT球星挑战赛多哈站的夺冠热门。毕竟在乒乓世界里,任何一位球员能够连续战胜三名国乒队员,都足以让人侧目。

WTT球星挑战赛,首轮轮空的阿鲁纳在第二轮遇到了刘丁硕,后者早已是国乒一队队员,更是去年陕西全运会的男单亚军。但面对暴力正手的阿鲁纳,刘丁硕2-3败下阵来。

紧接着阿鲁纳又遇到了赵子豪和周启豪,留下的画面都是中国队员摇头的身影——阿鲁纳两个3-0完成横扫。

等到阿鲁纳战胜周启豪后,国乒男队全部止步八强。事实上,虽然国乒临时调整,并没有派出樊振东、马龙等刚刚参加完WTT大满贯的球员,但是在多哈站的各项赛事中,中国队依然是最庞大的一支队伍。

打到半决赛,WTT更是直接写道:“阿鲁纳在多哈站一直是中国选手的氪石(超人最怕氪石),他不仅让三位中国选手打包回家,更惊讶的是连续两场都是完胜,他会成为多哈站的新宠吗?”

虽然最终阿鲁纳没能赢下韩国选手林钟勋,但他已经创造了历史——阿鲁纳成为非洲大陆首位进入WTT明星挑战赛半决赛的球员,也成为世界上第一位连续击败三名顶级中国球员进入赛事四强的球员。

而在2-4输给林钟勋之后,阿鲁纳说:“我要感谢世界所有球迷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这样我才能继续让他们开心,显然今天不属于我,但我希望之后能再回到这样的大舞台。我将回到训练场,目标是下一场比赛中做得更好。”一人一拍,足矣

阿鲁纳的爆发并非只此一场,如果将时间推到四个月前,WTT世界杯比赛的首场爆冷,便是阿鲁纳创造的。

彼时阿鲁纳在首轮遇到男乒核心主力梁靖崑,阿鲁纳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连扳三局,最终以3-1淘汰后者,直到八分之一决赛遇到马龙,才最终1-3落败。

比赛决胜局,马龙和阿鲁纳打到9-9平,谨慎的马龙喊了一个暂停,场边教练秦志戬一边给马龙递水一边跟他商量战术,而另一边阿鲁纳则一个人坐在场边默默擦汗,等待比赛的开始。

一条毛巾、一个水杯,便是陪伴阿鲁纳比赛最常见的东西——WTT的诸多赛事都是阿鲁纳一人前往,确定行程、寻找酒店、安排比赛计划,这些琐事都要阿鲁纳亲力亲为。但对于阿鲁纳来说,一人一拍,足矣。

阿鲁纳从小在尼日利亚的奥约长大,她的母亲是一位老师。尼日利亚的教师子女在学业上的要求更加苛刻,因此大多教师子女不被允许参加体育运动,但阿鲁纳是幸运的。

阿鲁纳每次打球,都会先向母亲申请,在母亲得到“我打球一定不会影响学习”的答案后才会准许他去打乒乓。小时候阿鲁纳的乒乓台是一个简陋的水泥台,他们在台子上画好线,球拍是他们用破碎的石棉和扁木做的,乒乓球则是靠自己跑腿积蓄购买的。

1998年,10岁的阿鲁纳常常陪着哥哥费米去当地的一个球馆打球,被球馆老板、前尼日利亚乒乓球运动员、著名教练阿波拉林看中,最终走上了职业球员的道路。

在训练初期,阿鲁纳的母亲经常来找教练,“我不得不警告阿波拉林,不要让乒乓毁了我儿子的学业,因为没人知道乒乓会给他带来什么名利上的东西。”

毕竟,非洲一直是乒乓“荒漠”——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男足赛场,尼日利亚球迷甚至打起横幅:“我们体操不行,我们乒乓球不行, 但是我们足球行!”

但阿鲁纳却一再改写着非洲乒乓的历史。2014年的乒乓球世界杯,阿鲁纳杀入8强,直到1/4决赛才2-4不敌张继科。那年他的世界排名上升到第30位,成为非洲乒乓球运动员历史最高排名。

同年国际乒联的年度颁奖盛典上,这位来自尼日利亚的球员,力压樊振东和许昕荣膺年度最佳男子选手。

在大众评审的投票中,阿鲁纳得到了29%的选票,在专家评审团的投票中也得到了27%的选票。

2016年奥运会,阿鲁纳打进男单八强,最终败在马龙拍下,但男单八强也创造了非洲籍男乒运动员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

彼时,尼日利亚媒体这样形容:“他是一朵开在混凝土上的玫瑰。”非洲乒乓拓荒者

只要当地有阿鲁纳的比赛,必然是人潮涌动,前来为他加油的人们会高呼他的名字,俨然为其举办的盛大的仪式。

2018年,他在尼日利亚体育奖项上获得了年度杰出运动员奖;东京奥运会上,他成为了尼日利亚开幕式旗手。

“我意识到我可以对世界各地许多人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因此,对我来说无论我身在何处,我都确保自己保持积极的态度,并成为尼日利亚的优秀大使。”

阿鲁纳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那些所谓的成功意味着我必须加倍努力训练,并不断参加比赛。”

自从国际乒联允许乒乓球拍可以使用彩色胶皮后,阿鲁纳从去年世锦赛开始,成为世界舞台唯一一个用绿色胶皮的球员,而绿色正是尼日利亚的代表色。

在尼日利亚资深体育记者奥勒坎·奥库桑的眼中,正是阿鲁纳的出现,乒乓球开始在非洲流行起来——尼日利亚的乒乓球设施、比赛随之增多,中国教练每年都会定期来访,挖掘有潜力的人才。

非洲乒乓球联合会更是把阿鲁纳视作非洲乒乓的拓荒者,联合会主席哈立德·埃尔·萨利感慨:“阿鲁纳是非洲的乒乓球偶像,也是我们所有年轻球员效仿的榜样。”

2020年,阿鲁纳为两名尼日利亚乒乓球运动员提供了价值近1400欧元(约合人民币10700元)的装备。而在此之前,阿鲁纳为尼日利亚6名乒乓球运动员提供了为期12个月的装备,其中包括13岁以下世界排名第一的穆萨·穆斯塔法。

在2018年的一次采访,阿鲁纳这样寄语年轻人:“我通过努力、自信实现了自我,他们也是可以做到的,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